小程序&&公众号
资讯首页 出售资讯 商业动态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新房资讯 本地楼市 租房资讯 楼市焦点 政策法规

3年5位高管出走,动荡下永辉超市能否扭亏?

2023-06-21 09:19:38 点击 评论

永辉超市(需求面积:5000-10000平方米)陷入高层动荡期。

近日,有媒体报道,永辉超市原CEO李国已离职,并于4月就职盒马,负责盒马生鲜奥莱业务。

5月6日,盒马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,李国已加入盒马,目前担任CEO助理一职。盒马CEO侯毅对此也公开表示,李国过去20多年的零售从业经验,对盒马来说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。“希望他丰富的经验,与盒马的数字化能力有机融合,共同探索创新的经营策略,为盒马乃至零售行业的发展带来新思路。”

同日,时代周报记者联系永辉超市方面,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李国的离职是永辉超市近年最大的一次核心变动,但并非是首例内部高层辞任事件。

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,自2021年以来,永辉超市管理层持续动荡,从原董秘张经仪,到原副总裁金斌、原副总裁李静、原副总裁严海芸等高层均先后选择离任。

眼下,永辉超市尚未走出业绩亏损。

今年4月底,永辉超市公布2022年业绩。2022年,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为900.91亿元,同比下降1.0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27.63亿元。

不可否认的是,高管频繁变动之下,永辉超市转型之路波折重重。随着对手疾驰猛进,来自投资人方面的压力与日俱增,永辉超市能否如期扭亏为盈,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。

流水的高管

李国的出走早有铺垫。

2021年8月,永辉超市公告发布了涉及重大人事变动的消息,服务永辉超市近20年的李国选择申请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。随之不久,永辉超市CEO一职由李松峰接任。

彼时,李国并未与永辉彻底脱离关系,继续担任公司董事,并被拟聘任为成立于2015年的富平云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。在外界看来,上述变动更像是李国在永辉深耕供应链的最后一搏。

近些年,永辉超市通过“直采+基地专供”模式,逐渐建立了一整套全国化采购和区域化采购体系,维持一定核心优势。这背后,李国在供应链方面积累的经验对其有所助力。

2022年,李国彻底退出永辉董事会名单,以股东身份参与福建美家美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、山东美家美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数家农业公司的创立,部分经营业务与供应链相关。

黯然退场前,李国是永辉超市一线资深老兵,其在永辉的职业之路颇具传奇色彩。

2001年,李国从永辉一家门店的防损员做起,用了十余年时间升任集团副总裁。在永辉超市就职期间,李国陆续担任执行副总裁、执行总裁、首席执行官等核心职位。

早年,曾有媒体形容李国崇尚“狼性文化”。

当时,任职永辉超市副总裁时的李国,曾在一次内部例行军训中,带领300多名重庆永辉中层以上干部参加18公里夜跑,并要求集体跑完全程,试图以此磨练团队的“狼性”。

有观点认为,李国的“上位”或一半归功于狼性文化。2013年,李国将重庆市场做成永辉第一个营收超百亿的大区,一度利润贡献内部占比超过40%,成功在内部打响名气。

多年间,作为永辉超市的核心一把手,李国参与并主导内部多场战略,包括重启2018年被搁浅的“千店计划”中新业态mini店的扩展,以及永辉回归主业等系列改革。

如今,永辉超市高管流失严重。

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自2021年以来,不止李国,永辉超市内部从董秘到多位副总裁陆续辞任。而在此前多年,永辉超市高层持续动荡。2017年10月,永辉超市公告透露,公司董事郑文宝、叶兴针,副总裁谢香镇、陈金成辞职,一时之间四位“元老级”高管同时出走。

负债率走高

频繁的高层变动,或与永辉超市的业绩有关。

2021年,永辉超市业绩创下上市以来首次亏损纪录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39.44亿元。永辉超市更是在财报中用“惨烈”一词形容当年面临的竞争,并解释称,这与收入及毛利率下滑、金融资产公允价值下跌、相关资产计提减值等有关。

但在此之前,永辉超市的毛利率已经呈现逐年下滑趋势。

2018—2021年期间,永辉超市营业收入从705.17亿元攀升至910.62亿元,但毛利率从22.15%下滑至18.71%。

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李鹏曾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表示,连锁经营模式在登陆资本市场后能得以迅速扩张,但随着互联网的出现,永辉超市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制约。

或为挽救经营颓势,永辉超市自2021年大力推行进数字化转型,并挖来曾在京东任职近10年的高级总监李松峰担任公司CTO。同年8月,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,为了全面推进公司数字化转型,聘任李松峰为公司首席执行官。

2021年9月,李松峰首次面向公司全体员工发出内部信,宣布永辉超市的战略定位是“一个以生鲜为基础,以客户为中心的全渠道数字化零售平台”,内部逐渐转向扁平化、年轻化的组织架构调整。

近些年,永辉超市不断推新。从对标盒马鲜生推出超级物种,到专注社区生鲜店上线mini店,再到创立永辉云创,开始以技术主导的新零售模式探索,并将部分大卖场门店改造为仓储店重新开业,但似乎没有掀起太多波澜。

永辉超市一度进入闭店高峰。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中国超市100强显示,永辉超市的门店数量在2019年达到了1440家的顶峰后,就进入了下滑通道,其中2020年减少18.6%,2021年再度减少了7%,只剩1090家,2年一共关闭了350家门店。

过去一年,永辉超市仍在调整步伐。2022年永辉超市关闭60家Bravo业态门店,同时新开了36家Bravo门店,新签约门店10家。截至2022年底,公司超市业务进入全国29个省市,超市业态门店1033家。

永辉超市对2023年寄予厚望。近日,李松峰业绩会上称“公司全年有望实现扭亏为盈”。据他透露,永辉超市将继续聚焦主业,提升供应链的数字化与透明化,以技术推动改善门店经营质量。

与此同时,永辉超市管理层人士在业绩会公开称,2023年仍将继续坚持有质量的开店,并关闭尾部门店,预期新开超30家门店。

但在此之前,永辉超市需要解决一个棘手的问题——负债率居高不下。截至2022年底,该公司负债率为87.68%,较2021年底的84.47%有所上升。




用微信扫一扫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热门园区